胡语 从东莞某手袋厂在大陆最后一家工厂关门看

 提示:点击图片可以放大

  昨天,看到A朋友在朋友圈发了一组照片:在某手袋厂的留影。我心里不禁叹息,这一天终于来了。

  对于他(她)们来说,这家工厂不仅仅是衣食父母,也是一个归宿——心灵落脚之处。

  但近年来,该工厂背后的大老板,逐步关闭大陆的工厂,把生产线向周边国家如越南、菲律宾等转移。短短数年,大部分工厂都迁移到国外。

  以往,类似“由于成本高,国内某某产业外迁到周边国家”这样的新闻,仅仅只是脑海中一个概念。没想到,如今,切身感受到了。

  从2014年300人参会,到2019年吸引了超3万人报名参加;从最初6名湘籍大咖发展到300余位业界重点嘉宾齐聚,包括百度创始人兼董事长李彦宏、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、IDG资本创始人熊晓鸽等300余位互联网大咖齐聚一堂。

  比如国内知名的股权母基金管理机构-盛世投资就在那里打理着规模庞大的母基金;湘江创投,汇集沿海创投大佬,打造湘江创投营,截止到2019年4月,已经走到第三期,学员们来源广泛,有湖南上市公司高管、政府基金公司、长沙本土的创投机构董事长或总经理等。

  按照“促使互联网巨头第二总部落户长沙,推动形成北有北京、南有深圳、东有杭州、中有长沙中国互联网格局”设想,仅2018年,长株潭区域互联网企业总部(第二总部)项目达到了32个,目前通过基金+基地方式,成功促使美团第二总部落户长沙。

  长沙,早已从以前制造城市(工程机械、汽车等),悄然进行转型,日益具备活力。说不定,真的成为中部地区城市群的引擎。

  站在国家层面,一直说三期叠加,从高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。初听起来,似乎真的离我很遥远。

  比如,湖南省内的众多城投公司,纷纷追求转型,因为他们知道,以往单纯卖地的模式已经不可持续,毕竟土地虽然珍贵,但总有坐吃山空那一天,唯有做实产业,才是硬道理。

  再比如,曾经的煤质检测仪器设备制造型上市公司—长沙开元股份(代码:300338),近几年,早已经通过并购方式,悄然退出传统制造业,转型成为一家教育龙头企业。

  改革开放40年,中国早已不是当年的中国,正如人一样,在每一个阶段,做每一个阶段该做的事。

  以前,由于巨大人口红利,成本低,虽然增长粗放,但从0到1,就是一个抢占先机+逐步规范的过程。

  如今,到了从1到100,以往的模式肯定不能够适应新的发展,比如人口红利消失,资源枯竭,竞争加剧等都带来新的挑战。

  胡兄观点:站在国家宏观角度,要从追求规模,到追求质量;站在城市角度,无论是承接产业转移,还是抢占未来新产业制高点,都需要重新谋篇;站在企业角度,没有永恒企业,只有时代的企业;站在个人角度,唯有适者生存。